第109章

    空气中陷入沉寂, 浮乱的声音在耳边消弭,只余有身前人的气息。

    时间过去,不知多久,莫清岚的情绪才慢慢冷静, 松开紧握着命长苏的手。“……回去吧。”

    他转身便走, 而命长苏却怔然一瞬, 反握向莫清岚松开的手,将人往自己身边牵来。他的手指划过莫清岚潮湿的脸庞, “清岚,让师尊看看你。”

    莫清岚恍如未闻。他的情绪有异, 命长苏自然能够察觉。

    “抱歉, 此前师尊没有想到……”他所爱之人已然动情。

    莫清岚移开视线。

    命长苏的双手将他的脸颊抬起,看着眼前人通红湿润的双眸, 心中一片牵动的疼痛,手指从莫清岚沾了湿意的眼睫擦过,“以后我再也不这般, 不留下你一人,不自作主张。”

    “这种事情, 你还想有第二次?”莫清岚眉心皱起。

    命长苏看着他, 一时怔然,轻轻弯唇。

    莫清岚声音清冷, 不欲多言。“我们先离开这儿。”

    而他的话落,命长苏却将他的手握得更紧, 他太过了解莫清岚的性格,缄口不言, 不代表他心中不在意,要是就这样不管不顾, 即使离开这里,他也会对他疏离一段时间。

    纵然此后的岁月无数,可如今一时、一刻,命长苏都不想再等,不想他们之间再有隔阂。

    他低首,唇从莫清岚的额首到鼻尖,与那双如黛微敛的眼眸对视,再往下倾首,将莫清岚拉进怀中。

    望川河水此起彼伏汹涌,来来往往的魂魄无数,命长苏碰在莫清岚的唇上。

    原本暗生并不强烈的气火很快被如涛温柔的武器浇灭,莫清岚看着命长苏近在咫尺的眼,鼻息嗡动,终抬臂压下眼前人的脖颈,加深了这道绵长迟来的拥吻。

    唇齿的温软宣泄不为人知的情绪,勾起赤诚无比、赤裸裸不再夹杂其他的爱意。命长苏的吻几乎要将怀中人拆之入腹。

    呼吸此起彼伏,要溺死般角逐,不知多久,牵扯的气息才松开。

    “我如今的魂魄体维持不了多久,”命长苏声音低哑。

    听明他话中之意,莫清岚睁开眼眸,“姜行渊也是魂魄体,他可以——”

    命长苏与莫清岚十指相扣,将他的手指牵在胸口,不再多说。

    被天道吞噬,纵然时间很短,他的魂魄依旧受了重创,如今并不完全。

    莫清岚的声音消弭,与命长苏对视,喉结滚动。

    “只要半年。这半年,师尊就待在你身边,绝不离开。好不好?”

    “我知道了。”莫清岚的声音不明。

    命长苏将莫清岚的手牵起,不舍又依恋,碧眸荡着春水的柔意,一眨不眨,得到首肯,身体才开始渐渐虚幻,直到变成魂烟,飘到莫清岚的眼前,拂过他轻轻颤抖的眼睫,安抚地,最终融入他颈边的肌肤,化成一道标记。

    莫清岚孑然一人站着。

    许久,伸手碰上那道标记,感觉其中切实存在的气息,紧绷的身体才不为人知松下,眼眸轻轻阖起。

    九凌宗中,环绕的阴云终于彻底消失,天空放明,百废待兴。

    尧许他们收到了莫清岚留下的讯息,也不再着急,便替他们打理残局。被关在结界中保护的弟子被放了出来,其他仙门陆续上山,探到究竟,又一个又一个离开,九凌宗恢复以往的宁静。

    钟岱安待了没多久便离开了,带走了凌葛九残害的那些妖兽躯壳。

    尧许一日得闲,品着茶看向旁边的人,笑了笑,“你之后准备如何?”

    在他身边的人一身黄衣,身体已经恢复,正在勾笔批红,闻言看来。

    “清岚如今继任冥君之力,待到掌控炼狱,就会彻底成神,不会在人间再长留。长苏会随他离开,如今九凌宗,也只剩下你一人。”尧许话至此,不再深言。

    黄衣之人,自然是姜行渊。他神色平静,“留在这儿,算作归宿。”

    “那你以前的记忆呢?”

    “等他离开,我便恢复。”最后一笔朱红落下,姜行渊静然道:“他和主人截然不同。”

    “哦?怎么说?”

    “主人身来便是神君,镇压恶鬼万千,从未有过多余无法割舍的感情。而他长在人间,心有意中人,比起主人更为鲜活。”姜行渊的声音落下,目光看向殉祟峰的山顶。

    虽然依旧称作‘殉祟’,可山上早已没有祟鬼。裂缝被破坏,冥君即位,就将它们都挪去了炼狱之中。

    尧许听着他说话,不觉哑笑,“看来你也知晓清岚和长苏的关系了?”

    姜行渊的身体一顿。

    尧许道:“最开始知晓的感觉如何?”

    那不动如山的神色有了几分变化,收敛表情看来。

    尧许也没有等他回复,便忍俊不禁大笑出声。

    最开始知晓的感觉?

    因为在莫清岚的身边,命长苏那场幻梦姜行渊也误入其中。看到了尚且年轻、懵懂不知的人听闻‘师尊’那两个字眼便唇角止不住扬笑,看到了命长苏在夜间循循善诱地与自己的弟子接吻,也看到了白日之时,琉璃宫屋门紧闭,命长苏离开之后,莫清岚衣物之下,被欺身到裸露之处尽是痕迹。

    手中的笔杆忽然响起‘咔嚓’ 的细响,很久,姜行渊冷然开口,一字一顿,没有情绪的评价:“为老不尊。”

    秋日过去,不等多久,便是年节。

    尧许在期间回了尧家一趟,将所有事情安排妥当,放心不下莫清岚,还是在年前赶了过来,准备和他一起过个年关。姜行渊在这段时间中已经接任所有九凌宗的事宜,承任掌门之位,比起以前的变得更加沉稳,一眼看去颇具威严,而沈向晚则是神识重伤,如今尚在修养,极少出门,一直闭关。

    九凌宗山下,大雪皑皑,鞭炮声到处响动,尧许紧了紧衣服,侧头瞧去,“你叫了清岚下山?”

    姜行渊道:“是。”

    “也是,离长苏恢复回来不论怎样都有四个月,整天待在山上,都要闷出病了,这孩子。”尧许无奈的摇头,目光扫过,看到一道人影,脸上顿时露出笑容,“小清岚,来!”

    在黑夜灯火之中,莫清岚一身浮光霜白的狐裘走来。他眉首轻轻抬起,本就清冷无双的容颜在接受神力之后,变得更为通透若仙。

    尧许移不开视线看着,口中‘啧’了一声,不觉道:“长苏这混账东西,真是便宜他了。”

    姜行渊不可否认,也转首看去,视线垂落。

    “师兄。”

    莫清岚停在他们面前。尧许走上前将莫清岚身前的狐裘系紧,笑着道:“今年的年节十分热闹,我听闻有不少凡间散修的狮队都千里迢迢赶来这里,组建了极大的擂台,走吧!”

    说完,他率先往前走去。姜行渊看着莫清岚,莫清岚轻轻颔首算作回应,也抬脚跟去。

    凡间街道通红的一片,红色的灯笼被悬挂在高处摇曳,走街串巷者笑声嫣然,光彩夺目,一片欣然热闹之景。尧许颇有兴趣,便随旧俗先找来几个小孩说吉祥话,听着那些稚童一声又一声的祝福,极为开怀,一个个给他们发了红包。

    姜行渊走在莫清岚身旁。

    许久,他开口,声音很轻道:“以前师兄在年节总会带我下山。那时候……”

    而说这,话音忽止,姜行渊看向眼前忽然被递来之物,顿了顿,伸手接过。

    是一个裹了透明糖稀的冰糖果串。

    看着那上面一串朱红的果子,姜行渊沉默了一会儿,才咬了一口,舌尖碾碎糖稀。

    “好吃吗?”莫清岚声音清薄。

    姜行渊:“……恩。”

    莫清岚笑了笑,不再停留,抬脚跟上尧许的脚步。

    姜行渊慢悠悠走在后面,看着眼前人的身影,衔下一整颗楂果。而入口之后,忽看到什么,他脚步停下看去。

    在不远处的人流之中,听真一袭佛袍,逆着人流往九凌宗上走。

    林晟下踏入祟世之后就未曾归来,只留下一颗已经没有任何传承的舍利,被莫清岚交付于禅宗。

    年节,总要与至亲之人度过,听真只带了一份斋食,一叠佛经。

    将口中的楂果咬碎咽下,姜行渊收回视线,随着人流与他错身而过。

    他们逛了一个晚上,便准备寻个酒楼歇息。

    酒楼中人满为患,小二高声一边喊堂:“这边再上一壶春遇酒!”一边往他们这里走来,“三位客官,想吃些什么?咱们酒楼里什么都有!不过位置却不多了——”他说完,指向离窗极近偏僻的角落,“客官们里边请!”

    “这里虽然热闹,但人有些嘈杂。”尧许发觉不少人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打量,挑眉道:“要不然我们去找一个人少一些的?”

    “这里的春遇酒,最为醇厚。”莫清岚道。

    尧许愣了愣,“哦……”他看着莫清岚往那偏僻的角落走,好些奇怪他竟然会对春遇酒有兴趣,却也没当回事,很快就入座,点了几道小食。

    这一路下来确实热闹,也确实有些疲倦。三个人便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听着凡人兴致勃勃议论:

    “这个地方啊,原本是个客栈。但是春遇酒做得太好,店家就改成了酒楼。”

    “做春遇酒的人多,但能做出门道来的可不多。”

    “那是自然!我听闻这酒楼连圣尊和圣君都来尝过。”

    “果真如此?!”

    回答的人畅声笑道:“掌柜说过,离现在也不久,那时候才刚开始下雪,临近晚上,有两个容貌极为出挑的人裹着风雪进来,事后他后知后觉才翻看画像,其中一人,便是圣君。既然圣君都来了,那另一个……”

    他的语气颇有些暧昧,言未道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凯翼文学 这个主持人太专业最新章节 不正经御兽 极光之意免费阅读 武侠江湖里的青衫客免费阅读 活力文学 文学之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小说天堂 灵魂小说 文学之泉 一人:功法全靠小猫咪带给我全文阅读 我在西游镇守天牢免费阅读 危机处理游戏最新章节 你是我老婆?请证明免费阅读 冷眸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