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淮卿第一次见到砚礼笙时,是在渔舟村。

    那时砚礼笙是来此平乱除祟的仙门世家公子,受村中人敬仰,而他则是村子里做着最苦累活的取珠人。

    渔舟村是东海边的小渔村,靠养蚌取珠为生。

    原淮卿并非渔舟村人,而是被人牙子贩卖到此地,代替养珠人下水取珍珠的“工具”。

    村中近段时日频有村民惨死,恰逢此处又是黎家管辖,砚礼笙则代师前来除祟。

    原淮卿碰坏了蚌壳,被主人用藤条不断抽到。

    藤条上挂着不少碎壳块,打在身上宛若刀片在割一般,眨眼间的功夫,原淮卿便伤痕累累。

    就在他以为今天要被活活打死的时候,被一股温暖的力量包围。

    隐约间他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却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等他意识清醒的时候,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包扎好了。

    桌上点着一盏香,袅袅青烟直上,香气淡淡的,却让人感觉非常的放松。

    突然,他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传来。

    原淮卿动作迅速的返回床上,佯装自己还未苏醒的样子。

    “公子,这些村民嘴里没一句实话,怨气这重,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是啊,公子他们既然不是诚心找我们除祟,我们干脆就不管了,免得出力还不讨好。”

    几个一起出来的弟子显然被那帮村民的言语给气到。

    不过也正常,村民请他们来除祟,处处提防他们不说,还隐瞒事实,给他们编造一些莫须有的情况。

    他们就算是有通天的本领,也难解决这件事。

    “消消气,他们既然不肯说,我们晚上便自己去调查看看,怨气如此重,若是放任不管,终将酿成大祸。”

    几个弟子表情都不算太好,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被村民们贪婪的嘴脸给气到了。

    弟子们离开后,砚礼笙走到床边,查看了一下原淮卿的情况。

    确定人无大碍后,脸上扬起一抹浅笑。

    一进门他就察觉到原淮卿气息不对,人怕是醒了有一会儿了,故意在装睡罢了。

    砚礼笙也不去打扰他,在另一边的板凳坐下,开始闭目养神。

    原淮卿迟迟没有等到动静,悄悄睁开的眼睛都,就看到砚礼笙双目紧闭,好似睡着了一般。

    不知不觉,他竟看的有些入神。

    砚礼笙的脸很好看,但比起他的脸,更能吸引人注意的,是他的气质。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看着他的脸,就会不自觉的让人放松下来。

    夕阳西下,橙黄色的暖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房间的地板上。

    砚礼笙轻轻吐了一口气,随即睁开眼睛。

    原淮卿看的出神,没料到他会突然睁开眼睛,一时间闭眼不及,两人目光对视个正着。

    “你醒啦。”砚礼笙自然能看出他的窘迫,主动开口,“身体感觉怎么样,伤口还疼吗?”

    原淮卿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

    砚礼笙也没觉得有什么,自顾自的说道:“你身上的伤口我都给你清洗过上了药,只是有些伤口许是因为你长期泡在水里的缘故有些发炎了,会好的慢一些,接下来这段时间可得多注意些。”

    他的声音很温柔,好似山间的清风拂过泉水,泛起阵阵涟漪。

    交代完,眼看时间不早了,砚礼笙递给他一个黄色纸张的符箓。

    “晚上我需要出去一趟,你收好这个,千万别出房间好吗。”

    砚礼笙眼神温柔的看着他的眼睛,像是叮嘱孩子一般的在与他说话。

    原淮卿抿了抿唇,没说话。

    房门被扣响:“公子,我们该出发了。”

    砚礼笙将符箓塞到对方手中后,拿起放在桌上的佩剑就出门了。

    当天夜里,狂风四起。

    海上浓雾弥漫,呼啸的海风如同厉鬼的嘶吼。

    拂面而来的海风更是充满着死鱼烂虾的腐臭味。

    “公子,海面上有东西!”

    砚礼笙感觉到翻涌的怨气,就是海面上浮沉的东西散发出来。

    当即长剑飞出,没等接近就被黑色雾气缠绕住。

    砚礼笙感到不妙,立马朝那东西方向飞去。

    众人联手驱散雾气后,看清海中物时,皆是倒吸一口冷气。

    原是他们刚刚离的远了,所以才会认为海面上的东西不大。

    如今近距离观看,顿时头皮都麻了。

    海面上十来具泡年轻貌美的女尸,她们的脸上都带着精致的妆容,唇角微微扬起。

    但让那个人觉得怪异的是,她们身上未着寸缕,腹部就好像是被吹大的气球,随时都会炸开一般。

    她们的眼球的浑浊的灰色,眼白的部分占据眼眶的大部分面积,直勾勾的看着他们。

    脸上扬起的笑容搭配上他们的样子的,让人不寒而栗。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尸体,村子里的人到底做了什么!”

    话音刚落,女尸突然掀起一道十米高的巨浪,暴涨的海水仿佛要将他们吞没。

    风浪汹涌,村中家家户户的窗户都被吹的呼呼作响。

    时不时还伴随着女人的凄厉的叫声,令人不寒而栗。

    停靠在岸边的渔船被飓风掀翻,砸落在地面上碎成好几块。

    带着湿气的海沙被卷起,落在脸上刮蹭的人生疼。

    砚礼笙在队伍最前方,率领弟子摆出法阵。

    红莲印冉冉升起,染红了大片天空,像是一盏巨型纸灯。

    原淮卿透过窗户上的破洞往外看,只能看到满天的红光,以及一小点的砚礼笙。

    嘶吼声持续了一整夜,太阳升过海平面后,一切归于平静。

    听了一夜叫声的村民小心翼翼打开门,确定外面没有危险后,才一个接着一个往外走。

    一群人来到海边,靠近海的沙滩变成了暗红色,海面上还漂浮着腐烂的碎肉。

    砚礼笙以及一众弟子脸色苍白的盘坐在海滩上,任由海水袭来染湿衣摆。

    其中一个村民见他们几人身上有金色光芒流转很是稀奇,上手就要去摸。

    没等碰触到砚礼笙,就被一道力量震飞,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重重摔落在地上,当即喷出一口鲜血。

    见此,那个村民的家人发出惨叫,一个劲的要他们的给个交代。

    砚礼笙被吵闹声打扰,睁开眼眸。

    看到他眼神的一瞬间,原淮卿整个人愣了一下。

    砚礼笙的眼神充满疲惫,像是失去了光泽的宝石一般暗淡。

    村民吵吵闹闹,砚礼笙顾忌到还在调息中的弟子,为防止他们被打扰,导致元气逆行,最终花钱了事。

    得了钱财的村民眼睛都亮了,没想到砚礼笙出手这么阔错。

    几个村民对视一眼,打起了坏主意,准备效仿刚刚那人,去讹砚礼笙一笔。

    原淮卿站在边上的位置,正好看到那几人的嘴脸,眼中满是不屑。

    人家救了村子,不仅一句感谢都没有,反倒惦记起人家的钱袋子来了。

    所幸,在处理完“赔偿”问题后,砚礼笙直接设下结界,将所有弟子笼罩起来。

    一瞬间砚礼笙以及所有黎家弟子都好像隐身了一般,顷刻间消失在他们面前。

    村民们都傻眼了,宛若到嘴的鸭子飞了一般,嘴里不断骂骂咧咧。

    等砚礼笙一行人再度出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原淮卿被养珠人催着去干活,不知道前头发生了什么,只能听见在吵吵嚷嚷的。

    突然听到一声怒吼后,随着其他取珠人怂恿他一起出去,才看清情况。

    黎家弟子与村民起了冲突,非要他们说明清楚的海女的来历。

    村民却怎么都不肯说,只称他们是看错了。

    双方一时间争执不下,才闹到红脸地步。

    最终以黎家弟子与砚礼笙一道离开了村子,尽管人已经走了,村民嘴里依旧不断骂骂咧咧。

    当天夜里,海上传来诡异的歌声,曲调悠扬婉转,好似在耳边说着吴侬软语一般。

    村中的女人如同着了魔一般,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动作僵硬的往外走。

    任凭男人怎么喊叫,她们都好似听不见一般的往前走。

    原淮卿被叫喊声吵醒,等他到海边时,就看到海滩上全是尸体。

    都是村中的女人,她们的脖子不自然的扭曲着,一双眼睛瞪大老大。

    更诡异的是,腹部不断膨胀,不过眨眼间的功夫,就像是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

    没等他们想明白发生什么,就看到女人们胀起的腹部不断鼓动,好像有什么东西给要冲出来一般。

    随着一连串的巨响,女人的腹部爆开,就见里面发出密密麻麻的小虫。

    小虫子在地面上快速爬行,好像在海滩上铺上一层黑色的地毯一般。

    村民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纷纷尖叫的往四周跑。

    跑的慢的老人被小虫追上,顷刻间被啃咬掉了身上的血肉,变成了一具骷髅架子。

    看到这一幕,村民们更害怕了。

    就在他们以为必死无疑时,原本以为已经离开的砚礼笙与黎家弟子全都回来了。

    天空被映衬成了暗红色,长剑如同雨水一般落下,将将追赶村民们的小虫斩杀。

    原淮卿惊了,没想到仙门之人竟有如此本事。

    而这时,红莲花灯飘满了海面,大海深处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并伴随着黑烟升起。

    原淮卿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好看的穿越小说 在暧小说网 我在平行时空编织命运免费阅读 女侠且慢免费阅读 活力文学 文学之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小说天堂 灵魂小说 港岛旧事最新章节 顾城书屋 模拟:从奇葩动物开始全文阅读 谁让他修仙的!百度百科 【重生】暴戾王爷的替嫁王妃软又娇 肝在末世加点升级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