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段时间枯木是终于缓了过来,但是期间也没有关于梦泽的消息。

    这个时候枯木就需要在意是不是梦泽有这么他们的行踪。

    “刚才脑子没有恢复过来,梦泽很有可能有你们的视野,才会导致你们根本见不到他,问问他们找到了没有。”

    梦泽虽然不好找但是和梦泽谈话的人还是好找一些的,很快就被行铭的手下抓住。

    抓住之后就是一番询问,得知梦泽得到的消息竟然是反抗杨彦才的。

    杨彦才的统治确实不好有反对他的人肯定也正常,但是为什么他们会知道关于支柱的事情呢。

    暗域支柱的事情是礼清告诉枯木,这个消息肯定是绝对的机密,之前询问童泽洲的时候他都不知道就更不要说暗域的普通人啦,唯一的可以能就是这个消息被人放了出去。

    “有人想要杨彦才的领域动乱!”

    枯木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但是谁动的手便是一个疑惑点。

    “暗域之外的人有谁特别想要取代或者消灭杨彦才吗?”

    “有的!”

    行铭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去。

    “杨彦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重返外界的家族,那你说他家族的人能不知道吗,不过对于杨彦才的实力他们不清楚,而杨彦才也是不断的隐忍知道能够回去的那一天,所以为了这一切他无所不用,即使在外界得罪的人也不是少数,我虽然和他没有什么恩怨但是他和君还是有些恩怨的,因为家族的人想要他引起动乱所以自然是拍我前来。”

    前半段还好但是后半段不说枯木也知道,各取所需而已。

    (“这么说现在杨彦才的领域因该多了许多想要造反的人,童泽洲的领域都是这样更何况没有人心的杨彦才,可这个仇人一但确定是外界的那么可选择的人也太多啦,根本猜不到是那一个呢。”)

    ....................

    就在众人还在寻找梦泽的时候行铭突然收到了一则消息。

    “有一神秘人进入大厦机密处希望收到此讯息的人速去查看。”

    行铭一看发现杨彦才大厦的守卫发放的。

    “这是……”

    行铭马上告诉枯木梦泽的行踪,没有想到她竟然回去啦。

    “回去?”

    虽然行铭很想用能力的知道梦泽想什么,但是详细的事情他根本没有办法知道,梦泽想要去那个地方干什么获取什么得不得这样的答案。

    “好啦,既然已经知道了梦泽在什么地方那么久快去吧,既然是在杨彦才的领域那么这个消息肯定不止给了你。”

    “好的,梦泽小姐确实是我没有看到,这个件事我也有错,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行铭对于枯木还是有着歉意,人丢了肯定要自己找回来。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条信息只有行铭收到啦,其余的人没有人知道这个消息,这是义和的建议,杨彦才给义和下的要求就是不让梦泽过多的待在机密处,他们也要动人去抓,如果现在枯木之前抓住了就给枯木卖个人情。

    ....................

    梦泽现在是靠着神速悄悄的来到了杨彦才大厦的机密室。

    义和通过能力已经知道了梦泽大概的位置,现在他们也是动人前去逮捕。

    梦泽也是聪明人知道自己的肯定被发现啦,也是尽自己所能去获得所需要的信息。

    “现在是时间不多啦,要抓紧!”

    梦泽口中喘着粗气明显是因为神速使用过度,但还是拖着身子快速进入了机密室中,这里的锁全部都是电子锁,对于梦泽来说这种锁等于没有只是摆设而已。

    进入其中后发现这里的设备也都是只有数据,说白了只用呜呜作响的机器。

    这里的每个设备都有着庞大的数据要靠自己的自己手上的手机全部存储下来可以说是完全不可能。

    没有办法梦泽必须做出选择拿去可能重要的数据。

    靠则自己的能力让自己操纵的电流侵入设备这个过程必须非常的小心,要不然东西都没有得到机器都会直接报废。

    经过一番搜查梦泽找到了一个看起来更加私密的东西,入侵这个数据比其他的数据更需要精细的操作。

    “好啦准备动手的。”

    复刻数据也需要时间,不过此时梦泽已经听到了周围的脚步声,这个信息告诉梦泽的时间已经不多啦。

    

    但数据可不人性还是一秒一个百分比的速度走着,这看的梦泽是焦急万分。

    咚咚咚!

    终于在杨彦才的人到达的一瞬间梦泽动用神速离开了机密室,让其他人铺了一空。

    为首的义和此时感觉到梦泽的大概位置在短时间内出现了快速的变化,变断定对方肯定是使用了高速移动到的手段。

    义和看着这个作案现场对于梦泽的手法很是好奇,这个能力可以说是他们目前最缺少的,此时的义和对于梦泽也是动了其他的心思,原本是想按照杨彦才的要求卖个人情给枯木的,但是现在有待商榷啦。

    不过义和比简超聪明的地方就是在于他凡是都会汇报杨彦才,于是让自己的手下先一步去寻找自己则和杨彦才重新商议。

    很快再次找到杨彦才的义和重新表明了自己的看法。

    “大人,我搜查了大厦的所有监控发现均被他人掌控,这个人有着这样的能力的应该为我们所用啊……”

    杨彦才听着义和夸赞的话语也是动了动心,随后也是马上清醒过来。

    “义和说的很对,但是她是外界的人,之前能解开红匣的人貌似也是她,确实是个不错的人才,但现在是关键的时候,她和枯木有所联系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情很难保证枯木会正常。”

    “大人担心的也是,可那是我们做的事坏事的情况下,抓到后我们好好善待相比枯木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动,而且我们手中有着梦泽保证枯木会按照我们的计划行动!”

    这一来二去杨彦才发现最终自己竟然还是走到了对付枯木身边的人这一方法上。

    “正是无语啊,虽然过程不一样,但是结果还是这样……”

    唯一的区别就是简超的是赤裸裸的威胁未必会善待梦泽,义和是因为梦泽的才能准备将梦泽纳为己用。

    ....................

    觉得自己逃脱的梦泽呼呼的喘着气。

    这一次使用神速已经是过多现在自己已经是无比劳累的状态,但是和往常不同的是梦泽还可以行动,这一次精神上的力量让梦泽挺住啦,现在的梦泽绝对不能感觉到放松要不然马上就会失去行动能力。

    “还好还好。”

    梦泽用小手抚摸着自己的小心脏,这一次拿到了一些数据,希望这其中有着一些重要的线索,最好是关于支柱的,这样才能完全把杨彦才的领域搞崩坏,注意暗域的其余人梦泽可没有想到,对于支柱损坏后的情况她也不考虑,现在的梦泽只想着获得一些必要的信息来帮助枯木。

    “赶快看一下!”

    咚!

    梦泽听到声音后打了一激灵,对啊,地方肯定有着能判断别人位置的能力。没有办法梦泽现在必须回到枯木的身边。

    “回去的话肯定会被枯木教训吧,不管啦活命重要。”

    回到枯木身边肯定是比被敌人抓住好一百倍。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